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露露娜卡的工作室 第四十八章 骨头入土

发布时间:2019-09-12 17:15:25

露露娜卡的工作室 第四十八章 骨头入土

因为露露娜卡的打断,帕丁不再谈论关于百多年前那个对双鹰帝国来说是转向衰落的转折点。而且露露娜卡的话确实也有一番道理,当年发生过的事情,就算到了现在,也依然是一件迷。在内乱中,圣骑士帕拉丁在战乱中发生了什么而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也许是消失了,逃离了这个愈发崩坏的国家——在内乱爆发前的一段时间,双鹰帝国早已经出现了各种乱象,贵族之间的斗争,皇室和贵族之间的斗争,还有平民的暴动和农民的起义……现在从记载着历史的史书中回头看的话,双鹰帝国的陨落,恐怕并不仅仅只是帕拉丁的消失。他的消失更像是导火索,因为对帝国的失望而离开——有人相信,他平民的出身,也许让他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也不奇怪。

但是也有人认为,帕拉丁确实是死了,死在了帝国内部各种势力的夹缝之中。帕拉丁只对帝国忠诚,但只忠诚于自己家门、甚至只忠诚于自己的人,那是大有人在,甚至就连当时的皇帝,也是如此。对当时互相斗争的人们来说,帕拉丁这样坚持中立、并不站在任何一方的人,也许只是个碍眼的钉子,哪怕他是帝国的剑和盾、胜利的保障也不例外。

帕拉丁的生死之谜,所有钻研这方面的历史学家都有着自己的见解,但是终究都只是推测和猜想而已。没人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而当时离帕拉丁最近的,是他的军团的将士们。但是这些将士都化为了白骨,埋在了这森林的最北边,这也是死者森林的名字由来。这里死的人太多了,能活下来逃回君王堡的,都是些兵士。在他们身上,只能了解到这发生的一切有多可怕,但是并不能知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对帕丁来说,双鹰帝国并不是他的祖国。作为一个外国人,他也仅仅只是从一些书籍上了解到这件事,对此其实并无多少发言权。

这时,奥尔加开口说道,“图尔斯说的那个居住地方,现在早已经不是居民区了。”

“是啊。”帕丁说道,“他的家,早就早几十年前夷为平地了。”

当初图尔斯说出了自己住所的地址,那是一片平民的居住区,但是如今早就不存在了。在七十年前的一次君王堡暴动中,曾经在那里的居住区,因为平民的暴动、贵族的镇压、还有贵族和皇帝之间的争斗而化为了一片废墟,大火烧了三日三夜,就像是远征军再次来到了这个历史悠久的城市一样。在那之后,清理废墟的焦炭、砖瓦和尘土,就花了好几年时间,而居住区,已经被移到了另一个地方。

直到现在,那里依然没有多少人居住下来,成为了一片走投无路的贫民才会留下的地方。

“图尔斯先生是没那个机会进城的,我想他是不大可能见得到自己的家变成了什么样子。”露露娜卡说道。她坐在了图尔斯的一旁,在图尔斯的身上到处摸索着,像是在找什么东西的样子

。“不过那是几十年前的暴动,和他的家庭关系并不大就是了。发生暴动的时候,说不定他的儿子都已经是须发皆白的老头子、女儿变成了一个斤斤计较的老妪了,至于他的后代在暴动中发生了什么事……那本来就不是他能关心的事情,那对他来说是太过遥远的事情了。”

“对你来说,会是如何呢?是遥远的过去,还是仅仅只是昨天的故事?”奥尔加问道。

露露娜卡摸了摸下巴,一副在思索该怎么回答的模样。随后,露露娜卡说道:“你这样算是套问一个女性的真实年龄吗?”

奥尔加耸了耸肩,“我该称呼你为女士吗?”

露露娜卡摇头,“不,我还是女孩呢,离被称呼为女士还远着。”她说着一些别人根本不会相信的话,却不去回答奥尔加的问题。“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当年发生过什么事情呢?都已经一百多年以前的历史了,当年经历过的、还活着的人说不定都老死了。也许你可以去找长寿的精灵去询问一番,不过我想多半是没机会的,现在大部分的精灵可都在新月帝国在易兰大陆的领地中,可不是你们能碰得到的。你们最多也就碰见一些失去了知识传承的野精灵,那和野人差不多。”

奥尔加知道,自己的问题大概是得不到回答的了。露露娜卡在意的自然不是年龄被问及的事情,她不想说的,是关于图尔斯身上曾经发生过的事。不管露露娜卡是亲身经历过当年的事情,还是因为一些缘故而掌握到了历史的真实,只要她不打算开口,那么就不会有人知道她的真实想法——而且奥尔加也不一定会真的相信露露娜卡的话。

“真相已经跟着死者回归尘土之中了。”帕丁说道,“现在关于当年的一切说法——关于帕拉丁的生死之谜,都只是历史学家们的推测和猜想而已。真正知晓的人,也许已经死光了。”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还有几个活着的知情人呢?”露露娜卡笑道,“而且,说不定帕拉丁也还活着呢?对一个跨越了白银阶级,走在了你们远看不到的境界之上的圣骑士来说,活个几百年,不算是什么难事。说不定他就躲在哪里,像个农夫一样活着呢?”

“这是一个有趣的说法。”听到露露娜卡这番话,帕丁沉默了一会,才开口说道,“但是,是个会让人不快的说法。”

露露娜卡的这番话,确实会让倾向于教会——不管是光明教会还是圣灵教会——的历史学家们、宗教人士和骑士们都会感到愤怒。一个护国的圣骑士沦落为一个山村野夫般活着,那将会是亵渎,是对他们多年来对圣骑士帕拉丁的推崇和封圣的打击和侮辱。

不过在在死者森林里,不会有人因为露露娜卡这番话而生气,也不会有人对她大加指责。奥尔加一个来自易兰大陆的游牧后代,自然不会对教会的东西有所敏感,甚至对从易兰大陆蔓延到这欧兰大陆最东边的新月教派也没有什么感触——他只是一个游民,游历多年,就算在少年时期信仰了新月,现在也早已经被冲谈。

至于帕丁,他只是一个逃离了光明教会的势力辐射范围、来到了这欧兰大陆东方的叛教骑士——尽管他心里从不承认自己背叛了信仰——现在甚至只是一个被剥夺了骑士身份的浪人。他也没有那个资格职责露露娜卡。

在这里,不会有人反对露露娜卡,也没有人愿意这么做。谁也不想惹怒这个脑袋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少女”。

露露娜卡拍了拍手,对奥尔加和帕丁说道:“我觉得这小聚会该结束了,现在有些事情需要两位帮忙:找个好地方,把图尔斯先生给葬下去。你们觉得如何?我可不认为一副骸骨还能跟着我们走。当然,在图尔斯先生的灵体离开前,这副骸骨是做得到的,现在的话就没这个可能了。”

小孩子吃饭不消化怎么办
小孩子老是发烧是怎么回事
孩子发烧怎么办39度
冠心病分为五种类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