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地网天罗 第2章 莽林胖子

发布时间:2019-09-24 15:09:18

地天罗 第2章 莽林胖子

每一个胖子都不会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变胖的,因为脂肪总是来得那么不经意。

——你是什么时候胖的?

蓝风狼是一种悲剧又富有传奇的魔兽,它们是大部分勇士试练的第一目标,説不定其中一头还令那些传奇人物受伤呢,不过,如果你一辈子都跟它们打交道,那么你注定是个没什么成就的普通佣兵。

——《菠萝的魔兽图鉴》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林雾渲染一片黛红萦绕水潭时,已是接近晌午,林间早已热闹忙碌起来了。

“咔啦,咔啦,咔啦咔啦!”

声音响在耳边,惊醒了沉睡的人。

欧阳睁开眼睛,没有巨大的黑色蜘蛛,五头巨狼的尸体躺在不远处的石滩上,鲜血把附近的水流染红了一大片。而发出咔啦声音的,是坐在他肚皮上的xiǎo东西。

白色的xiǎo东西,细胳膊细腿,脸上三个黑乎乎的洞是眼睛与嘴,正晃动着脑袋,发出单调的声音。

欧阳认得这行动神秘的xiǎo东西,四周还有不少,突然就出现了,或站或坐,姿态万千,却都做着同样的动作——晃着脑袋好奇地看着地上的胖子。

已经是来到这个地方第二天了,昨夜的那场战斗让他精疲力竭,过多的失血让他醒来时感到十分疲惫。

但一种危险意识让他不得不马上警觉起来。这种意识让他很讨厌,但很多时候都能让他躲过危险,譬如昨天那条长着鸡冠的赤色大蛇从树上蹿下时,譬如昨晚那五头狼出现时。

欧阳慢慢的站起来,僵硬了一晚的肌肉拉动伤口疼得他龇牙咧嘴。这疼痛説明血已经止住了,但他明显感到伤口已经肿了起来,给他行动带来很大的不便。

慢慢的活动着身上的僵硬的肌肉,大腿的伤口让他站起来十分勉强,颤颤巍巍的。

双手更是毫无力气,手腕的伤口让双掌都有些肿胀,看起来更肥了,只能慢慢的动着手指。

而左手因为肩上有伤,现在整根手臂都肿了,吊着像一个累赘。

慢慢绕在石头间走了几圈,欧阳终于看到了那带来危险的袭击者。

那是一条鳄鱼,身体半掩在岩石间,露出的半个身体比昨晚的狼还大,如果它张大嘴巴,欧阳觉得那将会是一张很舒适也很危险的座椅,毫无疑问能夹断一个常人的腰。

在欧阳发现巨鳄时,对方正也瞪着两只鼓鼓的眼看着他,鼻孔喷着白气,那眼神让欧阳心里发怵。

这个不大的水潭作为这片森林里的水源,是很多动物汲水之所,能够把这个水潭占为自己的领地的,便是在森林地位的象征。控制了这里,便能保证食物的来源,同时也必须得面对其它强者的挑战,这样的争斗的结果往往是享受食物或成为别人的食物。

蜥尾鬃鳄占领这片水域已有一段时间了,凭借水陆两栖的优势,和完美的继承了鳄鱼一族隐忍的优diǎn,许多挑战者都倒在它迅猛的袭击和强硬的正面对碰下。成为它的食物和森林霸王的宣言。

昨夜的战斗它虽然没有在场,但逃不了它的感知。其实在那个胖黑熊出现在潭边时潭主就已经知道了,并把它定为第二天的狩猎目标。

鳄鱼不属于黑夜,只有那些借助群体力量的狼才会在黑夜狩猎,虽然有些顾忌它们的实力,但蜥尾鬃鳄不屑于它们的做法。

鳄鱼永远都会在清晨或者黄昏开展狩猎,拥有天然的伪装鳞甲,使它的袭击更神妙。

即使为那流进水潭的血液腥味折磨了一夜,但是蜥尾鬃鳄还是忍了下来,在清晨才开始施行袭击,并花了半个上午在靠近目标。它知道只要袭击成功,这头熊和那五头狼都会是自己的口中餐。

意识到自己的偷袭失败,蜥尾鬃鳄慢慢从石头后面走了出来,向欧阳爬去。

这会欧阳才看清这条鳄鱼的全貌。除了张着一般鳄鱼的大口外,这家伙最大的特diǎn是身上披着的是不是一般的皮甲,而是银灰的鳞甲,像龟壳般带着龟裂,而它身后拖着得是一条圆圆的蜥尾,一溜鬃毛从它后半身一只延续到尾尖,刺剌剌的带着几分刚硬。

总体看来这家伙更像一头蜥蜴,而不是一条鳄鱼!

看着鳄鱼在靠近,欧阳紧了紧右手中的刀。可以的话,他很想把手中的刀投进鳄鱼那张嘴中,让鳄鱼噎死。

鳄鱼扭动着身体慢慢地踱向目标,靠近,再靠近,它猛地发起了进攻,毫无征兆,像一条游鱼,在地面欺向欧阳。。

来了!鳄鱼张开嘴撞来,要把他兜进嘴里!

欧阳绷紧着右脚,在鳄鱼撞到他前的那一刻,狠狠的踢向鳄鱼的下颔。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想躲过鳄鱼敏捷的扑击是不可能的,只要被鳄鱼扑倒,那就永远别想站起来。

他在赌,赌自己的一脚能不能稍微遏止鳄鱼的冲势。从昨晚与狼的搏斗中,他发现自己的力气似乎比以前增长了许多。

然而这一脚却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只见那鳄鱼半个身子被欧阳踢得往上一仰,往前的冲势也生生被遏止。而欧阳也被这反震力震得跌坐在地上。

双方都被这一脚的效果震得愣了一下。

毕竟xiǎo命垂垂危矣,欧阳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双脚一蹬,站了起来,顺势又蓄起了一脚。

蜥尾鬃鳄也很快反应了过来,脑袋一摆,又一次撞击。但迎来的又是欧阳凌厉的一脚,被踢得脑袋一偏。

恼怒的蜥尾鬃鳄定住身子后又撞向对方。

欧阳事先做了准备,这一次没有再跌倒,看到对方撞来,大脚又是一脚递了过去。

于是在水潭的石滩上上演了诡异的一幕,一条巨鳄一次次撞向一个胖子,却又一次次的被对方踹开。

不知为何,巨鳄不再扑咬,单纯地跟欧阳一下下比划着,后弓然后前撞,或者是左摆右甩,仿佛现在是舒展筋骨的晨运!

然而战斗真的这样僵持下去吗?

蜥尾鬃鳄不是傻瓜

地网天罗  第2章 莽林胖子

,它是一潭之主,它有着自己的骄傲和能力。

又一次被踢开的蜥尾鬃鳄没有再次扑上去,而是后退几步,张开它那鳄族特有的钳嘴,喉咙间酝酿起一股攻击。

感觉到鳄鱼嘴间的寒冷气息,知道它要干什么的欧阳心里暗暗骂娘,并对对手鄙视一番,近战不成来远攻!

虽然心里骂翻天,欧阳还是全神戒备起来,毕竟他来到这破地方后一直吃亏在这些动物的诡异攻击上。

先是蛇吐火,烧掉他半边眉毛;接着是狼喷风,打得他措手不及并弄了一身伤。现在这条鳄鱼口中的寒气明显不是什么善良的东西。

酝酿完成的攻击形成一团白雾状寒气,直直的攻向欧阳。

感觉到扑面的寒风,欧阳双腿一蹬,向左后方移开,躲过这一股寒气,并半扭身体准备迎接对手的下一波攻击。

发完寒气的鳄鱼不出欧阳所料,近身扑来,想把猎物扑到在地,但迎来的是欧阳一个狠狠的肘击。

欧阳以前的肘击强度足以碎砖断板。虽然现在腕上有伤,但是他的力量还是能很好的发挥出来,力量变大后的肘击直把鳄鱼半个鼻子撞歪。但下盘不稳的他又一次跌倒在地。

攻击受挫并被对手反伤的潭主一声怒吼,这一次并没有扑上来,而是张大口再次酝酿起攻击。

从地上爬起的欧阳感到那股寒气,知道糟了。这次攻来的不是寒气团,而是一支晶莹剔透的箭,一支由冰凝结而成的冰箭。

冰箭的速度很快,距离又近,欧阳刚反应过来,那箭已飞到面前,他下意识的伸手挡在面前。

忽然,斜里一物飞出,带着呼呼风声,擦着欧阳面前飞过,撞在那袭来的冰箭,并把冰箭击溃,变成冰碎哗啦啦落在地上。

那物在击溃冰箭后在欧阳面前旋转着兜了个弯,又往斜里飞了回去。

嘎啦嘎啦!

那物所落的地方响起了一个欧阳熟悉的声音。

那些xiǎo家伙来了!欧阳心中一阵惊喜。还没等他转过目光,一个xiǎoxiǎo的身影已跑进他的视野当中,直直的向鳄鱼撞去。

欧阳连忙凝神一看,才发现来着不是他曾经遇到的那些xiǎo东西(木灵)。

那是一只像是xiǎo袋鼠的动物,两条xiǎo腿撑着一个滚圆的肚子,身后摇曳着一条粗尾巴。

最让欧阳感到特别的是它脖子上dǐng着的是一个骷髅脑袋,那脑袋像是在博物馆看过的恐龙颅骨,但是没有下颔。

“xiǎo骷髅脑袋”的手中持着一根骨头——对人体骨骼十分熟悉的欧阳觉得那是一根人的xiǎo臂骨。这根骨头应该是它用来击飞冰箭的武器。

看着那xiǎoxiǎo的身影扑向张大嘴的鳄鱼,欧阳觉得那就是一只被垒出的保龄球,奔向交错的鳄牙,在“砰”的一声中,闸门落下,然后,保龄球有去无回。

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给欧阳一种很诡异的感觉,无论是它的外貌,还是它冲向巨鳄的这个动作。

在欧阳还在暗暗腹谤时,“xiǎo骷髅脑袋”已冲至鳄鱼跟前,只见它高高跃起,口中“嘎啦嘎啦”地怒喝两声,双“手”举着那根骨头,身形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一式很有架势的劈砍招呼向鳄鱼的脑门。

只听到“啪”的一声,在欧阳目瞪口呆中,巨鳄的脑袋狠狠地磕在地面。刚才的声音明显是颅骨被击碎了,欧阳对这声音同样有着熟悉感。

未把眼前的xiǎo不diǎn放在眼里蜥尾鬃鳄哪会想到自己会受到重创,破碎颅骨的一击震伤了它的大脑,但粗厚的鳞皮甲和破碎的颅骨承受住了大部分伤害,让它的大脑避免了被震成豆腐花的下场,但也打得它眼前一黑。

未等它缓过气,站在鳄鱼脑袋的“xiǎo骷髅脑袋”又扬起手中骨头,像是擂鼓一般,“咚”的一声,鳄鱼彻底失去了生命。

仅仅是两击,就轻易结束了这个跟欧阳纠缠了半天,并再一次威胁到他生命的巨鳄。要知道,那鳄鱼的脑袋被他踹了半天,就像是一只足球一样愣是半diǎn事都没有,他可是能踢断寸粗大理石柱的,更何况自己现在的力气变大了。

乖乖隆的咚!那xiǎo东西到底有多大的力气啊!

黄冈治疗癫痫病费用
齐齐哈尔白癜病医院
永州妇科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手术价格
天津九龙男健医院费用贵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