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武逆焚天 第六百零八章 夫人与兵

发布时间:2020-01-17 01:54:26

武逆焚天 第六百零八章 夫人与兵

许多事情不需要讲通、讲透,尤其是与聪明人说话,更是不需要讲的太过透彻,有是有寥寥数语便可胜过洋洋洒洒讲上半天。

从素颜离开后,左风和素兰之间只交流了几句,但是素兰听出了左风猜到了什么,左风也清楚的将自己的意思表达了出来。

如果说左风能够将每一个细节都看透,那就不是人而是神了。左风又没有始终在一旁观察,当然不可能了解到细节的每一个部分,但他的大方向却完全正确。

左风不明白的是这素兰为何如此做,自己可以肯定和素家远日无冤近日无仇,甚至他到现在对于素家还不甚了解。但是凡事必然都有因果联系,他相信素兰这样做必然有其目的,尤其是以他这样的修为和身份,更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去做一件事情。

他的话说出来的时候,其实已经将问题丢给了素兰,实际上也等于他问出了“为何如此对我?”

两个都是明白人也不需要浪费唇舌,素兰脸上的惊异之色只是一闪而逝,很快就变得异乎寻常的平静下来。多年来经历的各种腥风血雨,让这位素家大帅也是很快就平静下来,同时也从新审视起了眼前的少年。

左风倒并不着急,当然以他现在的状态,就算真的是着急也做不了什么,只有耐心的等待下去。

半晌后,素兰这才缓缓开口说道:“你的伤我瞧过,虽然看起来很重,但也都是很快就能够痊愈起来。而且你的体质非常特殊,比我预计的苏醒时间还要提前了一些,看来你的强悍也远超一般武者。”

左风表面看起来没有太大的变化,甚至眼神都没有什么变化。可是他内心深处却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自己的秘密实在太多了,尤其是身体的改造,根本就不是能够通过正常途径完成的,以对方的修为只要稍加探查就会立刻察觉出问题。

表面上左风必须装出极为平静之色,因为他心中清楚,反抗只会是个笑话。反抗,不要说自己现在有伤在身,即使自己状态恢复到巅峰,与眼前此人也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左风虽然无法探知对方修为的深浅,可是他的感觉却比一般蛮兽都要敏感。眼前这中年男子,给他的感受如同一边汪洋,表面风平浪静,内里却是蕴含着无穷无尽的能量。虽然知道对方的修为及不上幻生和药寻,但也绝对不是一般炼气期的武者,他猜测这男子至少在感气期以上,但究竟是纳气期,还是已经跨入育气期就很难讲了。

在这样的武者面前,左风根本不敢考虑如何反抗,只能够尽量的与其周旋。想到这里左风并没有急于开口,而是不动声色的看着对方,想要听听对方接下里会如何说。他心中也是犹豫不决,对方若是问起自己身体改造的秘密,自己到底该如何圆出一份谎话。

素兰略微停顿了片刻,便再次开口说道:“这里本不该是你来的地方,以你的天资在叶林也会有所发展,何必非要舍近求远的跑来玄武帝国。虽然现在各个帝国之间的关系,不像许多年前那般紧张,但是毕竟外来人在这里是不受欢迎的。”

本来左风还在考虑如何应付对方的询问,却没料到再次开口的素兰,却讲出了这样的一番话。看起来地方似乎对自己的体质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反而是不希望左风留在玄武帝国。

这让左风心中十分不解,如果说对方真的对自己体质,或者是所练的功法有兴趣。那么就算不套取自己的底细,也应该将自己留在身边才好。就这样将自己赶出玄武帝国,好像又和自己的体质并没有什么关系才是。

心中疑惑的同时,不免有些迷糊起来。可此时左风表现出来的不解,看在素兰的眼中却更像是踌躇不决的样子。

微微瞥了左风一眼,素兰便继续说道:“你的控火法门的确不俗,而且在炼药方面的天赋也是不俗。如果你需要什么极为罕见的药方,或者是趁手的炼药器具,我都可以在这里答应给你。”

见到对方没有再提起自己的特殊体质,反而是在那个话题上越跑越远,左风更是有些费解起来。这素兰大帅究竟在打得什么主意,难道他并非是想要得到我的功法,和炼体的手段。

左风此时更加的不解,当然眉头也锁的更深了几分。素兰见此倒是缓缓点了点头,说道:“赛选药子到的确是一个一步登天的好手段,可是你要知道无论任何人得到了药子,也不会真的成为玄武帝国的高层,况且你能否走到最后都还是个未知数。

要知道历年来获得最终药子头衔的人,无不是隶属于各大家族中的一员。就算是偶尔有从底层爬上来的黑马,可是他们所在的家族,也无不是和一些更加庞大的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一个白身,难道真的就想要一步登天,不要说你一个来自叶林的外人,就算是你真的投靠了康家,恐怕也很难在帝国立住脚跟,更何况你还没有真的答应归附在康家。”

原本就一头雾水的左风,现在更被对方说的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了。自己什么时候就要成为帝国的高层,药子的头衔应该还有其他的作用吧,如果真的只像他说的那样,好像这赛选参加的意义也真的不大了。

想到这里左风似乎又忽然回忆起来,刚刚素兰在讲话之中,提到过自己可以提出要求,对方都会尽量满足,无论是药方还是炼药器具。想到这些话的时候,左风不自禁的就想到了药驼子手中那化魂y的解药。

看这大帅的意思,只要自己肯答应离开玄武帝国,那么自己的要求都会尽量满足。虽然左风心中已经有些意动,可是转念之间左风又觉的这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所以就将要到口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左风经历了太多风雨,更知晓人心的险恶。先不说这位大帅曾经有害死自己的打算,他的话究竟有几分可信还未可知,随便将自己的隐秘告诉别人更是大忌。

当初告诉康震,一来是因为自己有恩与对方,再者那个时候他对于玄武帝国还是一抹黑,需要更多的信息。眼前这位素家大帅他可不敢相信,而且他对于之前提到自己体质特殊的情况还是耿耿于怀,有了这些顾忌他自然更不敢多说其他了。

素兰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才说道:“若不是为了药子的身份,我想你就是为了那药子的奖励吧。这样,只要你提出的东西不过分,我可以将药子奖励的三分之一都给你,这样我想你应该满意了吧。要知道你现在只完成了镇城级药子的选拔,后面的比赛一次比一次激烈,走到最后更是难如登天。”

说到此处,素兰微微一顿,好像在给左风一个考虑的时间。毕竟他提出来的诱惑也不小,这少年人应该也心动了,那么给对方多点时间衡量一下,估计也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了。

可是等了一会儿,发觉左风还是那副犹豫不决的神态,这位大帅终于有些急了,声音提高了一些,道:“‘千羊在望,不如一样在手。’这么浅显的道理难道你都不明白,这些已经足够你这样毫无背景的小子受用一生,就算你真的想要有一番作为,有了这些资本我想也够用了吧。”

看着自己还没如何,对方却有些激动的模样,左风反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绝不像对方妥协,对方一定另有打算,自己若是不按照对方说的做,对方拿自己才会无计可施。

想到这里,左风反而变得坦然下来,缓缓说道:“赛选药子的奖励固然重要,但是这里也同样是一处提高自身和磨砺炼药技术的好场所。我千辛万苦来到玄武,在混乱之地经过的磨难我想素颜也应该告诉你了,我绝不会因为一点点挫折就放弃的。”

听了左风的回答,那素兰显然有些混乱。他没有想到自己苦口婆心的说了如此多,对方还是没有同意,这让他有些不太理解。可是与此同时他心中也隐隐升起了一丝钦佩,这种感觉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他的心里滋生出来。

可是素兰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天生体质特殊者,在大陆上虽然很罕有,但是也绝不是什么特别稀缺的存在。如果你认为凭借你的特殊体质,就能够有一番作为,我劝你还是放弃这个打算。

告诉你,我的体质也是天生罕见,可是仍旧需要数十年的不懈努力,其中曲折和凶险也比一些普通体质的人更多。你最好不要自视太高,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

左风心中有些不解的想到,“夫人”,“兵”,这都什么跟什么,我怎么听着又糊涂了呢。难道是我理解有问题,还是这玄武帝国还有另一门语言是我不知道的?

伊金霍洛旗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天津市第五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江西著名白癜风医院
营口治疗阴道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