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绝世剑尊 第111章 逃脱(求收藏求红票)

发布时间:2020-01-17 00:34:01

绝世剑尊 第111章 逃脱(求收藏求红票)

魔炎仿佛永不熄灭,在皎洁的月光之下无情焚烧,突然,一道绚丽璀璨的冰蓝光华刺破魔炎,冲天而起,旋即,无数冰魄在一轮皎月下方盘旋飞舞,如梦如幻。<-.

徐寒张开双臂,仿佛拥抱夜空,他的胸口有一团冰蓝色的光华绽放,夜空之上的冰魄似乎受到这团冰蓝光华的吸引,瞬息齐坠而下,源源不断地涌入光华之中。

“他要吸收冰魄?”乘天大惊失色,以徐寒的天赋,若是成功吸收冰魄,后果不堪设想。顿时,乘天目光冰寒,眼中尽显杀机,“破,天,拳!”岩石双拳对准徐寒,拳风啸声如雷。

“老大哥,不要无视我啊。”轻佻的声音淡淡吐出,蝶影玉手轻托,一团银辉涨起,像一颗圣洁的明光珠,“光之势。”懒懒地低语一声,玉掌之上的那颗明光珠似缓实快地飞出,恰好落在乘天的岩石拳上,叮地一声,明光珠裂开,璀璨的银辉迅速蔓延并包裹住岩石之拳。

轰!

银辉突然大盛,圣洁的光芒普照大地,吞噬着黑夜中的黑暗。

“噗!”乘天的岩石双拳瞬间被瓦解,一口鲜血长喷而出,洒满夜空,高大的身形似箭一般倒射飞出,拖着一条长长的银色流光,瞬息划破漆黑的空间。

“你,是什么人……”乘天脸色惨白,半跪在地,嘴角突兀地一抽搐,又是一口鲜血吐出。这个女人,太强了,他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你别管我是什么人哦,老大哥,你太弱了。”蝶影漫不经心地説着,玉掌之上再起银辉,“你还想继续吗?会吃苦头的哦。”

另一边,徐寒将冰魄尽数吸收,短暂的停顿之后,璀璨的乳白光华突兀地大盛,以徐寒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无尽绽放。乘天心头狂颤,徐寒,又突破了?!

乘天猛地一咬牙,丧失的战意瞬间重燃,粗大的厚掌高高举起,褐色的大地灵气暴涨,“破天剑!”大量的大地灵气在乘天掌中凝聚,沉淀,积累,眨眼的功夫,一把岩石剑柄便出现在乘天的掌握之中,顿然,石破天惊,幽冷的寒光闪烁,冰冷的长剑破石而出。这是乘天的剑魂破天剑,祭出这把剑魂,意味着乘天已经使出了全力。

蝶影轻淡的笑了笑,玉掌轻轻往前一推,掌中明珠飘飞而至,乘天浑然不顾,破天剑朝着徐寒挥斩而下。就算重伤,他也要先杀了徐寒这个祸患!

“老大哥,你太天真了。”蝶影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响指,明珠陡然消失,如穿梭空间一般瞬息出现在徐寒的身前,破天剑的下方。

叮……破天剑斩在明珠上,发出一声清脆的轻响,银辉暴涨,乘天闷哼一声,连剑带人一齐倒飞,狼狈至极。

“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放弃吧。”蝶影悠悠地走到徐寒的身旁,此时,笼罩徐寒身体的乳白光华已完全没入他体内,徐寒微微睁眼,眼中闪过一抹白芒,一呼一吸之间隐隐有白气吸入。蝶影淡笑着看着徐寒,直到徐寒精神大振,她才用懒懒的话音説道:“小鬼,好了就走吧,血渊快来了。”

徐寒心中狂喜,吸收了冰魄之后,他的剑修突破,踏入灵境两级的门槛,而且拥有了冰魄,他又多了一个身份——冰魄剑使。从此以后,七魄剑使中的光魄剑使,火魄剑使和冰魄剑使都将是一个人,就是他,徐寒。

“给我站住!”这时,一道可怕的震怒之声在血府之上冲天响起,恐怖的音波在空气中极速蔓延,大地微颤,空间隐隐有震荡之音。

“小鬼,小心。”蝶影的表情肃然凝重起来,莲步轻挪,以身体挡住徐寒,只见她伸出玉掌,掌心射出璀璨的银光,疯狂吞噬前方的黑暗,也包括在黑暗中震颤而来的音波。片刻,音波被蝶影化解,她快语道:“趁现在,快走。”

乘天见状,还想再追,只见一道银芒朝他射来,瞬息划破他的脸颊,溢出一缕血丝,他浑身一僵,脸色惨白,怔怔地看着蝶影。此时蝶影的身上已没有慵懒的气质,她的眼眸里闪过一道微不可察的杀机:“再敢追来,我就杀了你。”

闻言,乘天不由地倒吸一口冷气,脚下像生了根一般挪不动路。对于蝶影的话,他毫不怀疑,如果他再追上去,蝶影真会杀了他。

轰!

天府的大地猛然一颤,血渊的双腿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此时的血渊震怒无比,宛如咆哮的猛兽,“徐寒!你敢耍我!我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他乃堂堂血府君王,灵境九级之尊,竟被一个灵境一级的青年给耍了,这是耻辱,奇耻大辱!此刻,他恨不得将徐寒千刀万剐,以泄他心头之恨。

血渊的脚掌在地面猛地一踏,大地龟裂,庞大的身躯跃然而起,朝地狱台方向疾追。望着血渊狂怒的身影,乘天不禁冷汗直流,他第一次见到血渊如此震怒,怒不可遏。

荒岛之上,白雾之中,两道身影飞快地蹿出,两人回眸一看,略松了口气。眺望着平静无波的死亡之海,徐寒皱眉道:“现在要怎么离开?”

话音还未刚下,蝶影急呼一声:“快闪开!”身后的白雾疯狂扭曲,庞大身躯野蛮地冲撞而出,直扑两人。蝶影一把抓住徐寒的肩膀,掌心爆出一团银辉,轻松地将徐寒向后一甩,接着她的身姿沐浴在一道银辉之中,玉掌击出,迎上血渊。

砰!

铁拳对玉掌,拳掌之间竟有一道绚丽的白色光华奔流而出,朝远处的暗空席卷。白光陡然炸响,两人迅速分开,蝶影连退七步,方才顿住身形。血渊竟也退了三步,一脸怒气。

“血渊,你我之间的帐,来日再算。”蝶影冷冷一笑,低语一声:“玄儿。”一抹圣洁的银白光华从蝶影的怀中飞出,在空中扑扇几下,转瞬间变成一只巨大的白蝶。

“公子,主人,快上来!”

徐寒反应极快,身影闪烁。落在玄儿的背上,血渊欲截杀白蝶,却见蝶影身姿飘然,射出万丈银芒,普照大地。血渊眼眸一阵刺痛,横臂遮光,片刻之后,两人的身影已然消失在荒岛,只见远处暗空有一抹银白的光辉渐行渐远。

血渊恶狠狠地瞪起眼睛,脸色越来越阴沉,随即,他暴怒一喝,整座荒岛为之一颤,而后袍袖大挥,愤然转身,消失在白雾之中。

寂静的死亡之海如同一块平滑的黑色宝石,玄儿奋力地扑扇蝶翼,在海面之上飞翔。

“玄儿,飞高diǎn,这海水不能碰的。”蝶影慵懒地躺在玄儿的背上,姿态淡雅从容。

“主人,我尽力。”玄儿略有些吃力地説。

蝶影转过美眸,落在徐寒身上,漫不经心地问道:“小鬼,我们现在去哪儿?”

徐寒沉吟片刻,道:“我要回天辰帝国,你呢?要回家吗?”

蝶影美眸微抬,目光中有一抹怅然:“家,嗯,暂时不想回去呢。”

徐寒微微一愣,随即説道:“如果不介意的话,就暂住在我的家宗里吧。”徐氏家宗虽説不大,收容一个人还是毫无问题的。

蝶影拨弄着秀发,像在考虑什么,她的朱唇轻轻一咧,露出一抹嫣然的笑意:“或许,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信州协和医院怎么样
北京北城医院王建
滨州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呼和浩特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辽宁治疗宫颈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