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地府代理人 29、男神你的节操呢

发布时间:2020-01-17 03:12:07

地府代理人 29、男神你的节操呢

咽下老蔡的魂魄后,红衣祸水又站在原地默默沉思了片刻,方才推门离去。

她一走便带走了所有的光,漆黑的店堂里,只有孟婆幽幽声音响起:“小白,你看清楚了么,这,就是第四次重生的血魔。”

居然是那么漂亮的女人啊说好的世上的杀戮与戾气所化呢?负面情绪造就的魔身长那么漂亮合理么?

我甩了甩头,先把这念头放在一旁,拣最要紧的问孟婆:“这个血魔看起来力气很大啊,脾气也不太好呢。可是,我还是搞不懂,身为万年大魔头的她为什么要来杀老蔡呢?难道老蔡是她上辈子的情人?我去,那她这口味还真是蛮重的。”

孟婆无语了,我只听到清晰的磨牙声。但小白警官却很好心,对我说:“不,小白掌柜,我觉得这女子不是专程来对付老蔡的。”

我惊喜地插嘴,问:“哎呀,小白警官,你醒来了啊?”

“诶?”小白警官嘟囔:“难道我刚才睡着了?对了,我怎么来这儿的?刚才不还在你店里吗?”

孟婆威严地说:“别扯别的,你继续分析下去。”

小白警官很听话,咳嗽一声,拾起之前的话题镇定地分析:“刚才看到那女人一进门就打死了老蔡,而且她打碎老蔡的肉身之后,还特地把老蔡的魂魄拘了出来仔细辨认,这说明她是想要寻找什么,而她在寻找的,是某个特定的人,某个她自己都不认识无法通过外形来判定的人。”

“厉害!”孟婆轻轻鼓掌:“只看到了这杀人的一幕,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推理出这么靠谱的结论来,真是神探!”

孟婆难得表扬谁,可小白警官并不知道,也就毫不领情,听她这么说,只理所当然地回答:“这太好猜了不是么?根据老蔡的表现,只能说他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生意人,而杀他的这位女凶手,却是拥有恐怖的能力。如果说这条阿婆路上能有谁值得这位女凶手出手,那我小白左看右看,也只能想到能让杀人现场重现的孟小姐你了。

只要想到这一点,就很好推理整个案发经过啦。女凶手探知了孟小姐你的方位,上门寻仇,但却走错了门,进了老蔡的店铺。她一出手就杀死了老蔡,这么容易死的人,自然不是她心中的目标。于是她把老蔡的魂魄从身体里揪出来,想要从他嘴里弄明白自己是错在了什么地方。可老蔡本就是个普通人,哪里能够回答她的问题,于是被折磨地魂魄都消散了。而这女凶手还是不解恨,一口吞下了老蔡的残魂,才悻悻然离去。

想来,她与她要找的对象,也就是孟小姐你,是有着泼天仇怨的。是么?”

哇!我身边站着的莫非是福尔摩斯转世?我星星眼地望向黑暗中隐约难辨的小白警官的轮廓,使劲地鼓掌:“对啊对啊,这个女凶手叫血魔,而孟婆就是她的三世大仇人。”

小白警官“哦”了一声,因为我的附和而显得越发踌躇满志,声音坚定地对孟婆说:“那就要麻烦孟小姐和我去一次局里,协助警方调查了。”

这么天真的想法自然惹来孟婆一串冷笑:“分析得不错,头头是道,观察力联想力逻辑分析能力都很精彩,也许多给你一点线索,你就真能找出事实的真相了。”

这种话听到小白警官耳朵里,约摸等于否定,他不服气地问:“什么意思?我说错了么?”

“杀错人这部分没错,杀人的家伙跟我仇深似海也没错,不过呢,这都不构成她来阿婆路的理由。要知道,我的地址,她就是再死一百次,也不会找错。”

咦?对哦,孟婆住在地府奈何桥头,几十万年了也没换过地址,血魔要杀了这三世大仇家哪用费劲跑来人间?但如果她来阿婆路不是找孟婆报仇的,这里还有谁值得她动手呢?

我脑中灵光一现,叫道:“啊,不好,櫆有危险!血魔一定是来杀櫆的!得赶紧通知櫆!”

喊完我就想到了一个问题:“不对啊,虽然血魔很厉害,玉帝大人却更加了不起,至少,他有一大群的小弟马仔,如果让她去跟櫆火拼的话,我岂不是就不用代表地府当作沙包冲到第一线了?”

于是我又拍手大笑:“唉,这血魔为什么不来十三号找我呢?我可以免费作带路党带她去隔壁找櫆啊,也免得她跟没头苍蝇似的乱杀无辜。”

孟婆也笑了,冷笑:“带路党?好主意,那你还不快去找她,记得一见到她就自报家门哦亲,免得她还跟没头苍蝇似的乱杀无辜。”

孟婆难得附和我,大概是我的主意真心不错,虽然听着有些异样,但我还是忍不住自得,正要迈开腿回家等血魔小白警官却问:“听孟小姐的意思,难道是你认为这位女凶手的目标,其实是小白掌柜?”

这怎么可能?!我刚要反驳,孟婆却叫了一声好,叹道:“小白啊,大家都是小白,你说这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神马?血魔要杀的人居然是我?我完全不信,大声说:“这不可能!我连见都没见过她,更谈不上仇怨,她吃饱了撑的特地来阿婆路杀我?”

孟婆就呵呵了:“那我问你,她杀完老蔡后,为什么要站在那儿等那么久?”

是啊,为什么要站着干等?为什么不直接把他的魂魄拉出来吃掉?

为什么?

被撕烂剁碎许多次的我,犹豫着,哆嗦着,回答:“你的意思,她那是在守尸体?等复活?”

孟婆轻笑:“还好,你总算还没笨到不可救药的地步。”

难道?血魔她,果然是要杀我啊!我还记得地府里的判官在对我培训时,曾对我提起过,即便是孟婆阎君这种Boss,他们也只能做到让自己刀枪不入,或受伤后加速愈合。却没有我这种被剁碎了也能复原的逆天的本事。换句话说,被打碎成那样子后,能把自己拼起来复活的人,天地人三界只有我!也就是说,如果那血魔站在那里不动的目的是等复活的话,显而易见,她的目标就只有我了,除了我没有任何人需要被守尸体等候复活。

呜呜呜呜,血魔要杀的人,是我是我真的是我!可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在策马奔腾,脑子一片混乱,委屈得恨不能大哭一场!

我只是一个不怎么合格的地府代理人,像我这样的小脚色,连在地府年终总结大会上旁听混礼品的资格都没有,属于临时得不能再临时的临时工,可她堂堂血魔,那是万年戾气才凝聚而成的大魔头,竟放着孟婆不杀,阎君不打,千里迢迢特地来阿婆路杀我?!为什么?为什么无论在人界还是地府,临时工都是替死鬼?

看她杀老蔡那架势,那狠劲儿,我都开始怀疑在我被遗忘的过去里,是不是有过跟她的一段铭心刻骨的爱恨情仇了!

我忍不住问孟婆:“这个血魔上辈子,男的女的?”

孟婆显然没有跟上我的思路,随口回答我:“女的。”然后问:“她上辈子是男是女和你有关系么?”

“有啊,如果她是男的,那他可能是苦恋我多年的痴心人,因为得不到我,才会一旦复活就拍马过来弄死我。但她既然上辈子是女的,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小白警官替我说:“你抢了她男朋友?所以她来弄死你这个情敌?”

我的男神还真心是推理达人!我兴奋地直点头,虽然在黑暗中彼此看不清表情,却还是一脸仰慕地朝他笑:“就是就是,小白警官你真心明察秋毫!”

孟婆无情地打断我:“她上辈子没有男朋友。小白,你想太多了。”

我不服气:“不可能吧,血魔长得这么漂亮怎么可能没有男朋友?”但,孟婆一句话堵住我的嘴:“她卸了妆的样子你见过?”

好吧,我承认化妆是一门化腐朽为神奇的高科技技术,那血魔卸妆之后啥德行还真的难讲。于是挠头问:“那你说一下吧,她为什么要来杀我?放着你这种三世大仇人不杀,她有什么肥杀我的理由?!”

“呃那个,小白掌柜,我觉得现在看来,整件事情唯一的可能也只能是,你和血魔是一对,呃,怎么说呢,怒放的百合,彼此的情人。”小白警官,伟大的推理帝,适时地,毫无节操地,丢出了他的推论。

我勒个去我的男神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快就走下神坛呢?!你这么无下限你单位领导知道吗?

我心中的草泥马已经不受控制了,即便是在男神面前,我也无法保持淑女的伪装了!我忍不住骂了声我去年买了个表,我去你的百合,去你的彼此的情人,去你的血魔!

泸县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市第五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南京市牛皮癣医院
岳阳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