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狼血神探 五百七十章 坏人死于话多_1

发布时间:2019-09-25 23:24:21

狼血神探 五百七十章 坏人死于话多

你再不从我上身起来,我就要拿锤子敲你的脑袋了。

黑暗中,安东尼奥的声音回荡在狭窄的空间里,带着金属手套的手握成拳头,在罗格的脑袋上敲了一下,罗格噢的叫了一声,捂着头从安东尼奥身上翻身而起。

喔!安东尼奥被他翻身时的动作猛地压了一下肚子,身上的盔甲重重的陷入了肉里,疼得他喊了一声捂着肚子从地上坐起来,在黑暗中懊恼的抬头搜索罗格,却发现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安东尼奥抬起右手召唤出绽放圣光的神圣战锤,光芒骤然驱散了周围的黑暗,视线清晰起来的安东尼奥还没等寻找罗格的下落,猛然看到一个黑紫色头发的鬼娃娃扒着眼皮把脸贴在自己面前,朝自己吐出一条粉红色的小舌头。

安东尼奥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小萝莉,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小萝莉见他没反应,于是放开了扒眼皮的小手缩回小舌头,回头对着安东尼奥身后的黑影里喊道:坏狼,大团长都不害怕,一点儿都不好玩!

那是你的招数太老套。罗格的声音从安东尼奥身后传来,安东尼奥下意识的回过头来,猛地看到一个白惨惨的骷髅头紧贴在自己的面前,他吓了一跳挥手一锤打向骷髅头,只听咔嚓,破碎的骷髅头后面露出了罗格斜着眉毛的脸。

幸好砸到的不是我的脑袋。罗格把手里的骷髅头碎片丢在地上,把手伸给安东尼奥,骑士团长拉着他的手站起身来打量着面前的一大一小说:你们俩真有兴致,这种时候还有心思吓唬人,我们这是在哪儿?

我猜刚才混乱之中我们触动了什么机关,罗格环顾这条仅能容他和莉莉丝并肩而立的狭窄通道说:然后被挤进了某个暗门。

安东尼奥闻言回头望向身后的墙壁,他走上前试着推动墙壁,但墙壁纹丝不动,罗格站在原地看着他说:我刚才已经试着推过了,似乎是个单向门,只能从外部推开。

看来我们只能继续向前走了。安东尼奥转身回到罗格的面前,目光越过他的肩膀指向他身后黑洞洞的通道,罗格转过身来望着通道说:我们前面的这条路似乎不太好走,加上刚才被你敲碎的头骨,我已经看到了六七个骷髅头。

那不重要,安东尼奥掂了掂手里的神圣战锤说:反正我们不会是第八第九个。

是我的风格!罗格诡笑着看了看安东尼奥,摸了摸小萝莉的头说:走吧,小坏蛋,让我们去看看前面有什么怪物在等着我们。

我应该留在笨丫头身边保护她的!小萝莉撅了撅小嘴咕哝道。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啦!罗格一边说一边转身就走,莉莉丝一溜小跑追了上去,安东尼奥微笑着跟在后面,看到小萝莉紧紧地拉着罗格的手,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小心的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两大一小三个人胯过地上散落的枯骨,穿过了一段长长的狭窄通道,拐入了一个较为宽阔的向下坡道,莉莉丝变成小猫头鹰趴在罗格的肩膀上,罗格和安东尼奥并肩沿着倾斜的坡道向下走。

走着走着,两人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轰隆隆一阵巨响,地面随之剧烈地抖动起来,两人和小毛球同时回头朝身后的坡顶看去,只见一颗巨大的石球从坡顶上滚落下来,伴随着隆隆声向他们碾压过来。

三人大惊急忙转身向坡下狂奔,但倾斜的斜坡让他们的脚步不稳,不敢放开脚大步奔跑,眼看巨石球越来越近,安东尼奥猛地向前一扑将罗格扑倒在地上,左手召唤出一面神圣鸢形盾向背后一挡,鸢形盾在他们周围形成一道半圆形的屏障。

石球在地动山摇之中从他们身上碾压过去,飞上半空把天花板撞下了一堆碎石,然后再次砸落在地面上继续沿着斜坡向下翻滚,在它后方,安东尼奥从地上爬起来松了口气,拍了拍罗格问:你还活着吗?

我暂时还不想当第八个骷髅头。罗格揉着摔疼的腰从地上爬起来,懊恼的叹了口气说:该死的,我讨厌这些滚来滚去的球!

话音未落,他突然看到小毛球歪着小脑袋撅着小嘴盯着自己,罗格斜着眉毛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咕哝道:看什么看,小煤球,你又不会滚来滚去。

他和安东尼奥互相扶持站起身来,跨过散落在地上的碎石和石球砸出的大坑,沿着石球翻滚的方向前进

狼血神探  五百七十章 坏人死于话多_1

半路上,他们看到石球落入了一个地洞之中,将道路上的陷坑封住,罗格和安东尼奥小心的踩着石球跨过深坑,看到路的尽头出现了一扇石门。

两人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门口,和小毛球一起探头探脑的朝里面张望,看到空空荡荡的大厅中心屹立着一座四五米高的雕像,人身鳄鱼头的雕像看上去就像他们曾经在死亡沼泽中见过的鳄鱼族。

我猜这雕像不是为古斯塔夫和他的族人树立的。罗格和安东尼奥走进大厅,来到鳄鱼人雕像前,看到雕像身穿重铠,手中拿着一把长柄权杖,姿态威严相貌凶悍,令人望而生畏。

你觉得我们用手摸它一下的话,这东西会不会活过来?安东尼奥抬头打量着头顶的鳄鱼人雕像,伸出自己的手说。

你可以试一试,如果活过来的话,你负全责!罗格狡黠的笑着向他扬了扬眉毛,安东尼教用手指了指他,把自己伸出的手缩了回来,忽听小萝莉喊道:我摸过了,它并没有活过来呀!

两人循声望去,看到莉莉丝戴着黑色蕾丝手套的小手在鳄鱼人的大脚上摸来摸去,长长的黑色指甲在雕像的脚上留下了几道清晰的划痕。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罗格意味深长的对身旁的安东尼奥说:按照惯例,被小坏蛋摸过的东西,都会活过来打我们一顿

安东尼奥默默地皱了皱眉,忽听咔嚓一声,两人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去,只见雕像表面出现了一道裂痕,随即哗啦一声土石崩裂,手持权杖的鳄鱼人从土石中跳了出来。

我说什么来着?罗格一边向后急退一边大声对安东尼奥说:这就叫先见之明!

这叫乌鸦嘴!安东尼奥白了他一眼,举起左手的圣盾挡住迎面飞来的碎石,手中亮出神圣战锤摆出防御姿势,罗格在他身旁稳住脚步,看到小毛球摇摇晃晃的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去,小坏蛋,这是你惹来的麻烦,去干掉那只大鳄鱼!罗格用手指着面带凶光望向他们的鳄鱼人,对肩膀上的小毛球说。

小毛球探头探脑的朝着鳄鱼人看了一眼,缩到罗格脖子后面说:我才不和丑八怪打架,把我的气质都拉低了!

我猜你也会这么说。罗格朝她翻了翻白眼,亮出羽翼光刃对安东尼奥说:来吧大团长,我们不要跟这怪物废话,因为我是个坏人,而坏人死于话多!

说完他迎面冲向鳄鱼人,身穿金甲的鳄鱼人眼中凶光一闪,手中的长柄权杖向罗格一指,一团火焰从杖头的火焰标志中喷出,掀起一道火焰旋风扑向罗格,罗格急闪身一躲,火焰从他身旁窜过,点燃了他黑斗篷的一角。

该死的,跟我玩火?罗格怒吼一声身形陡涨化作冰霜狼人,被点燃的黑斗篷没入了他的白色鬃毛之中,火焰一接触到覆盖在他身上的寒冰立刻熄灭。

白狼脚掌跺地,一道冰霜从他的双脚向鳄鱼人的方向急速延伸,迅速封冻住了鳄鱼人的双脚,鳄鱼人低头平静的瞟了一眼冻住自己双脚的坚冰,冷冷的一笑,长柄权杖杖头的水滴图案开始绽放光芒。

只见冻住鳄鱼人双脚的冰快速融化成水,升腾起来汇聚在鳄鱼人的左手掌心,白狼和安东尼奥惊讶的看着这一幕,随着鳄鱼人左手一挥,聚拢在他手中的水犹如滔滔洪水一般倾泻而出,冲向白狼和安东尼奥。

白狼急忙将双脚冻在地上,却不料那水一接触到白狼脚上的坚冰,立刻将冰融化成水,脚步不稳的白狼顿时被洪水冲倒,仰面落入了水中。

哎呀,坏狼被水冲走了!小毛球落在安东尼奥银盔顶上着急的喊道,骑士团长以神圣护盾护住身体,双脚坚如磐石伫立原地,滔滔洪水从他周围哗哗流过,让他看上去犹如大海中的一块礁石。

尝尝这个,怪物!安东尼奥举起手中的神圣战锤劈手扔向鳄鱼人,战锤闪着夺目的圣光划破空气,飞向了鳄鱼人的头颅。

鳄鱼人眯着眼睛瞟了一眼战锤飞来的方向,手中权杖在面前一挥,杖头的山形图案闪烁出褐色光芒,大量砖石从他脚下呼啸而起,在他面前铸成一面坚固的石墙。

安东尼奥的圣锤重重的砸在了墙壁表面,石墙裂开了一道纹路,但并没有被砸穿,鳄鱼人轻轻挥手石墙顿时化作了满地沙尘。

只见鳄鱼人左手向上抓起,长柄权杖杖头的云朵团闪过一道白光,白狼和安东尼奥顿时双脚离地,身体不由自主的飘上半空重重的撞击在大厅的墙壁上。

现在怎么说?被按在墙上动弹不得的安东尼奥回头对白狼说:话不多的坏人似乎也好不到哪去呀!

贵港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贵港好的男科医院
贵港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贵港男科
贵港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