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九域剑帝 第三十六章 曾经故人

发布时间:2020-01-16 14:10:19

九域剑帝 第三十六章 曾经故人

这把灵剑,雕刻在这扇石门的中心,虽然仅仅是一个雕像,但是让人一眼看上去,便是足以看出这把灵剑的锋利。

仿佛世间一切在这把剑下,都算不上什么。

虽然仅仅只是刻画的其中的外形,都能感觉到如此可怕的剑锋,剑意,这雕刻之人的实力,绝对是恐怖到极点。

“极道剑印?”

楚风眠看到这石门上雕刻的灵剑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几乎是以震惊来形容。

他再三打量,才终于确认,这道石门上雕刻的灵剑。

“极道剑印,竟然会在这水潭之下?”

楚风眠眉头紧锁,眼前出现的这一切,让他有些无法明白。

只是现在却是没有时间让楚风眠在继续思考下去了。

他口中的那枚玉露丹的药力,已经是快要消耗殆尽。

“既然是极道剑印,那我应该足以做到。”

楚风眠心中暗自想到,只见从楚风眠的身上,一股强大剑意猛然爆发出来。

这一股剑意从楚风眠身上爆发出来的一刻,那石门之上雕刻的灵剑,竟然也是同样爆发出来一个惊天剑意。

这两道剑意,居然是极为相似,只见两道剑意互相交融起来。

从那扇石门,碰的一声,打开了一个缺口。

楚风眠看到这一幕,身形急忙一动,冲着那石门之中走了进去,随后那扇石门急忙的关闭,将外面的潭水堵在外面。

只有一小部分,留了进来。

楚风眠进入到其中,终于也是缓缓的舒了一口气道。

在水潭深处,差一点楚风眠便是就筋疲力尽。

楚风眠坐在地上,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玉瓶来,倒出几枚聚气丹,便是吞服了下去。

随着灵力逐渐恢复,楚风眠的身上也是散发出一股热量,将身上的衣服全部烘干,顿时变的清爽了许多。

“呼,也幸好保留了大部分的剑意,不然的话差一点就连这极道剑印都打不开了。”

楚风眠低声自言自语一句。

要是今日连这极道剑印都打不开的话,那可真成一个笑话了。

就跟一个人,仿佛进不去自己家一样。

这极道剑印,其实正是曾经楚风眠的师尊,剑道之主所创造出来的一道禁制。

需要以一种极高剑意,才足以打开,并且还必须有着可以打开的方法才行。

剑道之主曾经也交给过他的弟子们,如何设下,打开这极道剑印,楚风眠自然当时也是记得。

可以说这极道剑印,的确就跟像是楚风眠的家一样。

只是这极道剑印,为何会出现在蛮荒山脉之中?

楚风眠打量四周,脑海之中也有着一丝茫然。

这极道剑印,可是只有剑道之主,以及曾经楚风眠的师兄,师姐才可以布下的。

可是他还不记得,到底有谁,会来到过这蛮荒山脉。

这武胜国度,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偏远国度罢了,对曾经的楚风眠来说,根本就不会选择会来这样一个小地方,剑道之主,他的师兄师姐们也就更加不会了。

不过这极道剑印,绝不会假,起码留下这洞府之人,绝对跟楚风眠有着一定关系。

楚风眠身上的灵力恢复完毕,他便是站起身来,手中拿出玄青剑,一点一点的向着洞府深处走去。

一般洞府之中,虽然入口处都有着禁制,但是难免也会有一些武者选择在洞府深处之中也设下一些陷阱。

楚风眠前世的师兄师姐,哪一个不是绝世天才,大陆之上赫赫有名的超级大能,他们就算随手设下的陷阱,对楚风眠来说都是致命的。

令他不得不防备。

一路之上,楚风眠极为小心谨慎,倒是并没有遇到任何一个陷阱。

这洞府,并不深,看起来也就只有几十米便是到了尽头。

这尽头,却是一处宽阔山洞,足足有着千米长款,在这山洞的中心,一具巨大骸骨,映入楚风眠的眼瞳之中。

这具骸骨,看起来像是一只巨鸟,如今孤单单的在这山洞中心躺着,沉睡着。

其中根根白骨,皆是呈现出青蓝之色。

这骸骨,不知陨落了多少年,如今一眼望去却还是光亮如新,其中蕴含的威严,令楚风眠的都是眼神认真,不敢轻视。

这骸骨生前,是真正的大能,强者,骸骨足以万年不朽,光亮如新,就算是他已经陨落万年,要是楚风眠有着任何不敬,只怕是也会极为危险。

“万年了,在这万年中,居然有人可以打破极道剑印,进入到了洞府之中。”

一声苍老声音突然响起,在这洞府之中,无数青蓝火焰,却是突然出现,将这洞府中照成一副青蓝之色。

这声音,虽然极为虚弱,但是令人听见,都可以想到这声音主人的威严。

“哗!”

无数火焰,就在楚风眠的面前重合,一尊青眉老者的样子,缓缓显现出来。

这老者脸上满脸皱纹,但是看起来一举一动之间,都有着无尽战意,仿佛如一尊战神一般。

“小家伙,你是如何可以打破这极道剑印的?万年之后,怕是无人还有可能打破这极道剑印吧。”

“青鸾,你是青鸾?”

楚风眠看到这老者的样子,脑海之中一道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令他脱口而出道。

楚风眠的声音中,不止是惊讶,还有这一丝怀念,没想到这万年之后,他居然是遇到了曾经故人。

“小家伙,你认识我?”

青鸾的脸上,露出几分异样神色。

在这万年之后,不止是有人打破了极道剑印,更是出声认识他。

楚风眠的表情,心思,做不了假,在他这等强者面前,楚风眠话语若是谎言,一眼便是足以看得出来。

可楚风眠的表情中,有的只有激动,以及一种怀念,如同故人相见一般。

“果然,看到这幅样子已经无人认出我了。”

楚风眠不由的叹息一声。

万年之后,沧海桑田,往事如云,如今换了一副身躯,就算是曾经故人,也认不出他来了。

楚风眠平息了下情绪,平静说道。

“天绝峰下,两人比剑,你输了,还给我当了一个月的坐骑。”

上海锦医堂门诊部怎么走
上饶协和医院正规吗
包头治疗宫颈炎费用
怀化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汕头男性包皮过长手术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