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邓超为什么要拍这么焦灼的喜剧

发布时间:2019-08-16 15:58:16

邓超为什么要拍这么焦灼的喜剧?

“你让我很焦灼。”

《恶棍天使》上映后引发的“焦灼”,比两年前《分手大师》上映时候来得更加猛烈和刺耳。邓超和俞白眉组合的第二部大银幕作品,在2015年的结尾又一次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恶棍天使》让观众感到焦灼——为什么影片能有这么高的票房?耍宝扮丑也能叫喜剧电影?为什么邓超和孙俪要如此在银幕上“作践自己”?

刚刚看完影片的影迷如潮水般涌进邓超的微博账号里留下评论,抒发自己对影片的感想。持不同观点的影迷在评论区里争吵起来,说好说不好都一样理直气壮,成了影片喜剧效果的一个组成部分。

电影在上映第一天就如同一颗在市场里爆炸的重磅炸弹,一天一亿速度疯涨的票房数字,风头盖过了《寻龙诀》和《老炮儿》。和电影中的桥段一样,它炸响的时候,发出的是穿耳的魔音,拷问所有人:“喜剧的是什么?”“电影的价值是什么?”

与其说中国电影市场已经人心不古,不如说这样的现状正是一种“焦灼”——新的现象不断出现,而大家找不到判断的准则和经验。这个市场飞速地发展,一如互联界的名言:在风口上,猪也能飞。

国庆档《夏洛特烦恼》一路逆袭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中国电影市场的风口,就是喜剧电影。

在上映前密集的通告安排中,邓超和俞白眉接受了小格的访问。下面的回答内容关于《恶棍天使》本身、关于选择、关于对喜剧的理解。在采访最后,我让邓超凭第一反应说出自己最喜欢的5部喜剧作品。

他的回答是《一条名叫旺达的鱼》、《功夫》、《摩登时代》、《变相怪杰》和《虎口脱险》。

邓超和俞白眉知道,他们在影片中用心埋下的细节都会在上映后的票房数字里冲淡,铺天盖地的差评可以预见、他们的确也把自己的个人趣味割裂,去和市场寻求一个“最大公约数”。

这确实令人焦灼。

孙俪邓超再搭档

要让她成为喜剧明星

邓超:如果从导演的角度上说,这部电影要让大家发现孙俪的喜剧一面就是我的初衷。我曾经说过要为她拍几部电影,这只是第一部。现在女演员真的在演喜剧的基本没有。我觉得如果观众认可她的喜剧魅力,我会很骄傲。我自己觉得我做的还可以。

我和她在片场有一种陌生的默契。我们很久没有演过戏了。我经常和她对戏的时候发现,‘妈呀,她这个动作肯定自己背后下功夫琢磨了。’她就是査小刀,但是又不是。

俞白眉:这部戏是‘《天使爱美丽》碰上了金凯瑞’。邓超还没出名的时候,因为《翠花上酸菜》在北京城一演就轰动了。从此有了商业喜剧,舞台剧,商业喜剧。当时就已经有人说,说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是中国的金凯瑞,因为很少有中国演员有他那么强的肢体能力。

莫非里就是邓超?

是一个现代的孙悟空

邓超:莫非里更像一个现代的孙悟空。他是反叛的,是和世界对抗的。为什么他要住在地下?电影里那么多地下人,都是最边缘化的,最屌丝化的。歌手,街头歌手,送水工。是因为我认为喜剧是要关注普通人的。

电影里査小刀是一辈子走直线的,直到遇见莫非里。我也是从直线里跳出来的,我是不走直线的。可是之前,我也一直在表演一个家长眼中的好孩子,我们多少人是这样?

二年级的进步

想得少了,舍得删了

邓超:在《分手大师》的时候,我们想的是那样,但是步子迈不到那儿。为什么?是因为我们当时拍的太胖,最后要迅速地瘦身,瘦一半多,所以就会营养不良。粗剪出来4个小时,然后我们觉得一刀都剪不下去了。最后成片2个小时,就像减肥太快皮会松掉一个道理。

这回,我们在拍摄之前就做了很多预演和排练,所以在拍完的第五天,初剪已经剪出来了,长度和成片差不多。

俞白眉:《恶棍天使》我们剪掉了好几个长镜头,尤其是更抒情的长镜头。最后伴随字幕出现的彩蛋段落实际上有正片情节的补充。我们和很多好莱坞电影有同样节奏的情节设计,大家不认可我们只是因为我们是邓超和俞白眉,还不是什么大师。这是我们的二年级作品,风格是靠作品定义的。

神似“猪笼寨”的地下世界

其实是《黑店狂想曲》

俞白眉:我们这一次提的要求和第一次《分手大师》其实是一样的。在《分手大师》的时候,我们就曾经想建立这么一个地下世界。但那个世界没有建立起来。

其实对我影响更大的是法国导演热内的作品《黑店狂想曲》和当年正大综艺播出的第一部美剧《侠胆雄狮》。只是现在观众对《功夫》的认知度更高。

美术师郝艺从《寻龙诀》回来就开始《恶棍天使》的美术设计。光是莫非里家的布局就做了四十多天,推翻了十几个方案。最后,他用旧的牛仔裤,做成了像梵高一样的图画的墙。每一面墙都是实实在在用最便宜的东西做出来的,但是色彩又是最绚烂的,

喜剧会消费你的口碑吗?

演员就是要不同

邓超:我特别喜欢一个演员的创造性可以达成这个层面:不是用自己的一副面孔演戏。我们大多数是这样的演员,就是用一个样子在演。它很保险,但不是创新。因为我的理念就是演员就是要进到不同的事件,就像别人看到我演的辛小丰一样,会说“哇,原来邓超还可以这样。”就像我今天演莫非里也是。

植入广告太多?

我们认真植入

俞白眉:好莱坞一直在示范我们商业电影应该怎么做。只有中国导演在21世纪的时候才会大量地批判电影里塞广告,这个就像他们在批判商业电影的属性一样。广告植入不是摆Logo在那儿就行了。你看像嘀嘀打车已经是一个生活方式了,现在几个人出行不用这个?其实还有植入你都看不出来的广告。

争议和差评

不会照单全收

邓超:我们就是菜鸟导演。我们太菜鸟了。你像周星弛做了一辈子喜剧,《大话西游》、《功夫》、《九品芝麻官》哪部不是他的代表作?而我们只有一部。

我听到有人说我们这部作品是二年级,有进步。我很喜欢这样的评价。我也很喜欢对我们的抨击。你要在赞美你的那些群体里面,看别人怎么表扬你,你也要看别人怎么抨击你。但你不是都要照单全收的。

俞白眉:说我们不好的人从我们最早做《翠花上酸菜》的时候就开始用同样的观点在抨击我们了。邓超在话剧的舞台上男扮女装,在2001年。我们那时候成了话剧界的败类。可是大家现在再看,话剧男扮女装都成潮流了。如今有多少公司年会上年年都有男扮女装的节目?

大家私底下玩得很开,在上传段子什么笑料都可以,可是不习惯在娱乐产品上看到。现在确实有这样的分裂情况。再过几年,抨击我们的人都懒得说了,喜欢我们的人会拥抱这种生活方式。

说到底,我最希望给观众留下的印象就是影片的美术,地下城的隐喻,对过去童年的隐喻,对亲情的理解。哪怕没人在意,都不重要。对我来说,电影其实是一个自助餐。最大多数的人就只是取笑来的。但是我喜欢的部分我就在电影里放一点。而不会把自己情怀当做产品来销售。

作者 | 风易

日常消费品新品入市成功与失败路径研究洽洽和黑牛新品处于成功产品的成长阶段
金融科技Q3风投报告出炉技术大牛讲解区块
整合天猫在线医药业务阿里要下什么棋
三网融合步伐加速利益博弈成拦路虎
钢铁受两端挤压下的钢铁减产与盈利下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