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仙玉尘缘 第一千九十七章 青牛歪理

发布时间:2019-09-24 14:27:53

仙玉尘缘 第一千九十七章 青牛歪理

回到后院,天马和青牛才是晃悠悠走了出來。

林暮不由问道,“人都走了,你们怎么现在才出來。”

刚刚幸好是他反应及时,自身实力也是足够强大,但也是无比惊险了。

一个不慎,不至于会殒命,但至少会受伤。

这还是只是君无邪一个人出手,若是暗中那三位也是一起出手,连他都是有可能会陨落。

“我们在保护徐娇呢,星雨和华锦,还有一帮返虚期修者都是制作接引玉简,这也需要我们保护啊。”青牛一脸无辜,“弄不好他们就是声东击西,到时后悔就來不及了。”

林暮一阵无奈。

“我的安危就不重要了么。”林暮只好道,“下次见机行事,你们不过是防备,留一个就行了,至于两个都在一边看着么,万一我遭遇不测了呢。”

“这世上人都死绝了,怕也轮不到你。”青牛满不在乎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刚刚那个人,我是真的沒有察觉到。”天马实话实説道。

林暮面色这才好转一些。

青牛纯粹就是故意气他。

别説是天马,连他自己,都是飞剑快要近身,才是有所察觉。

只能説,君无邪是越來越强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底牌,也是层出不穷。

这样一个外围子弟,都是如此强大,真正的君家高手,会强到何等地步。

连他的神识探察都能避过,这底牌还真是强大。

“不除掉君无邪,我实在于心难安。”林暮放心不下,來回踱步,“要尽快动手了。”

这事有些为难。

君无邪老奸巨猾,而且并非是孤身一人,身边还是跟着三位高手,可能暗中还有所隐藏。

他这一方,算上他和徐青云,加上青牛和天马,也只是四位高手。

当然,这里面,哪怕是青牛,实力也是强横无比,他们四位肯定是要胜过君无邪那四位。

但胜过和能将之击杀,却是两码事。

最重要的是,现在君无邪在暗,他们在明,君无邪掌握主动,他们太被动

仙玉尘缘  第一千九十七章 青牛歪理

,要顾忌的东西太多,根本挥不出來全部实力。

虽然已经计划好,要用雷劫轰杀君无邪,但是君无邪那么狡猾,而且有几位强大同伙,会等着让雷劫劈他么。

他们若是要走,很容易就能走掉。

林暮越想越是头痛。

青牛忽然开口道,“你想那么多干什么。”

林暮转过头來。

“我倒是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君无邪他们就如同跳梁小丑一般,经常來跟我们逗逗乐子,让枯燥的生活,不至于那么乏味,多好。”青牛厚颜无耻道。

“你可真是沒心沒肺。”林暮只能如此道。

“车到山前必有路。”青牛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我这是为你好,对你來説,现在也是最轻松的一段时间了。”

“此话何讲。”林暮立即反问道。

他倒要看看,青牛这舌灿莲花的嘴里,到底能吐出什么样的惊人之语。

青牛老神在在,望着林暮道,“我问你,君无邪和君家比起來,哪个强大。”

“那自然是君家,君无邪不过是君家一个跑腿的罢了。”林暮实话实説,盯着青牛道,“你想説什么干脆diǎn,我可沒有多少时间跟你在这里闲扯。”

“多少人想要跟我闲扯,都是沒有这个机会,你竟然不知道珍惜,总有一天,你会有后悔莫及的时候。”青牛痛心疾道。

“你快説吧。”林暮打断青牛感慨。

“你也知道,君无邪只是一个跑腿的,他无非是前來打探你的实力和底细,现在看來,他还沒有完全打探到。”青牛咧开大嘴笑道,“他连你的真正实力都沒摸清楚,更别説我和天马还隐藏在暗中,这更加不是他能揣度的。”

“这么説來,你们不出手,反倒是在帮我了。”林暮不忿道,“真会替自己开脱。”

“你还别不信,我们真的是在帮你。”青牛一脸认真道。

天马都是忍不住笑了,甩着尾巴对青牛道,“我也开始觉得你有diǎn不要脸了。”

刚刚沒有出手,天马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确实沒有察觉到。

但是看现在青牛,一副牛大爷的样子,连他不出手,都是在帮林暮。

天马也是快看不过去了。

脸皮厚到这种地步,也确实是罕见了。

“你让我説完好不好。”青牛一脸痛苦道,“你们怎么就无法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呢。”

语气之沮丧,仿佛是遭受了多么惨绝人寰的非人待遇一样。

林暮忍着想要暴揍他一顿的冲动,催促道,“快説。”

青牛的话虽然很扯淡,但从某些方面來説,也确实是有那么一diǎndiǎn道理。

当然,在他看來,这都是歪理。

“只要我们不击杀君无邪,以他的实力,永远也无法摸清楚我们的底细,而我们却是可以有很多时间,慢慢提升自己,反过來打探出他的底细。”青牛嘿嘿笑道,“你怎么就不知道享受呢。”

林暮顿时明白过來。

“以你的意思是,我们要是将君无邪击杀了,反而会有灾难。”林暮问道。

“这还用説么。”青牛理所当然道,“我们杀了君无邪,君家肯定会派出更强的对手來,再被我们杀了,那这仇恨就很深了,到时君家就会大举对我们出手,你觉得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可以和君家抗衡么。”

林暮一阵默然。

一个君无邪,都是让他有些束手束脚。

若是整个君家大举进攻,连他也只有逃命的份。

他付出那么多心血打下的这些根基,就全毁了。

能保住性命的,怕也只有徐虹这样的绝dǐng高手,剩下的,怕是都要陨落。

这是他不愿看到的。

当初为了救治徐娇,他都宁愿花费三年时间,催熟天元果。

想到这些人将來也可能会陨落,他心里就是沒來由一阵难受。

难道他还真的是一个灾星么。

到了哪里,哪里就会有灾难。

想到过往那些消失的亲人,朋友,他心里愈难受起來。

这种难受越是堆积,但越是不想让过去的悲剧重演。

他想要改变。

坐以待毙,这绝非是他的性格。

但现在就是硬碰硬,确实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好吧,你的歪理的确是打动我了。”林暮望着青牛,苦笑道。

“什么叫做歪理。”青牛气愤道,“我这説的都是至理名言,字字珠玑,每一句话,都是蕴含着无上的哲理……你别走啊。”

林暮早已转身离去,只留下一个背影。

常州治疗癫痫病方法
六盘水牛皮癣
渭南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济南银屑病医院的网友评价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评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