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食人魔的美食盒 第六百一十四章 深不可测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4:30

食人魔的美食盒 第六百一十四章 深不可测

就在戈隆集中全部心神进行着黑山堡搜索作业的时候,忽然间,他的眼睛耳朵一阵刺痛,如遭万千针扎。钻心痛楚之下,他竟是被强行解除了神通运行状态。

“咳咳……真是太奇妙了,你竟然拥有完全不属于刀塔位面体系的空间搜索探查能力,难道这也是你那食人魔血统所赋予你的特殊能力吗?咳咳……又或者,你也有一些奇妙无比的特殊经历呢?”

平静中隐藏着无上威严的男子嗓音,伴随着阵阵轻微地咳嗽声在戈隆耳边响起。小食人魔浑身一震,要知道他方才可是处于第二神通的发动状态之下,耳聪目明,就连高阶黑暗行者在他面前也是无法遁形,可竟然会让一个咳嗽声不断的病人无声无息地摸到他的身旁,这种事情在以往从未遇到过。

小食人魔骇然地睁开了双眼,他用力擦去了眼中汩汩流出的泪水,酸楚的眼睛向声音传来处望去,就看到一位身穿厚实长袍的中年男子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这是一个乍一眼看去,就好像黑山城随处可见的中年大叔样的男子,外表平平无奇,身上的衣物与其说是华贵,反而更像是专为御寒准备的特殊服装。

在看清对方样貌之后,戈隆却是没有半点轻视放松的意思,虽然眼睛看到的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中年病汉,但是他的直觉却在疯狂示警,眼前之人是一个威胁程度等同于左德大将军,不,是等同于沙漠王那种级别的巅峰强者,绝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抗衡的存在。

“这人是谁?是皇宫中雪藏的超级强者吗?糟了,有他在,我之后的行动会处处受制,就连逃跑都会变得异常困难。”

戈隆虽然来之前就预想到自己会遇到帝国皇室雪藏的真正强者,却没想到会这么早,而且对方会第一时间直接找上自己,现在别说是探索皇宫,寻找拉法娜的下落了,就连自保都成了问题。

发现面前的漂亮孩子一言不发,却是用异常复杂的目光深深打量着自己,这中年病汉似乎也提起了兴趣,只见他微微一笑,说道:“你就是休文家族献给我的‘礼物’吗?确实,你和阿曼达十几年前的样子几乎一模一样,不,你比他少了几分柔美,却多了一些活力……各有千秋。嗯,这份礼物,我非常满意。”

“休文家族献给‘他’的?”在听到这话时小食人魔浑身一震,瞬间就推翻了自己之前的猜测,在整个黑山堡中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恐帝,杜隆塔尔本人。

戈隆万万没想到传说中行事荒诞,荒淫暴虐,嗜杀成性的野蛮帝王,竟会是眼前这个斯斯文文,弱不禁风的病秧子

,这巨大的反差他一时间没有理清楚,竟是忘了立刻弯身行礼。

不过好在食人魔本就不是喜欢以貌取人的种族,戈隆恢复正常心态的速度还是非常快的,而且他总算没有将那位礼仪老师呕心沥血的传授全都丢到无尽深渊里,及时是想起了应有的礼节,立刻对着杜隆塔尔半跪下去,神态谦恭地说道:

“休文家族的歌莉娅·休文,无比荣幸的拜见杜隆塔尔陛下,还请陛下饶恕我方才的无理举动。”

戈隆这样的反应似乎继续提高了杜隆塔尔对他的兴趣,只听恐帝突然玩味的说道:“歌莉娅·休文?但是据我所知,你的真名应该是叫戈隆才对吧。我说的对不对啊?黑手部族的希望之子,黑城商会的幕后拥有者兼创立者,戈隆·黑手阁下?”

戈隆闻听此话,浑身顿时僵住,一股杀意猛然间升腾起来,然而仅仅只维持了瞬间便消散一空,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平静,一种宛如汪洋大海一般,若不深潜就无法窥视其真实内在的平静。

小食人魔最终选择了保持沉默,他既没有解释什么,也没有任何反抗或者是逃走的意图,他就那样安安静静地,耐性等着这位深不可测的帝王的下文。

“真没想到,你会这么沉得住气。”杜隆塔尔满脸挂着饶有兴致的表情,看着小食人魔突然笑骂着说道:“我原本还以为,你在被我揭穿老底儿之后,会立刻抽身逃跑,甚至有可能会孤注一掷,想要劫持我,甚至是杀了我,而你现在这种反应,却在我的意料之外,这种事情可不经常发生……”

“……”戈隆继续保持沉默,然而他的心底已经给面前这位恐帝打上了全新的标签。

自信、自负、深不可测、而且理智,也许还有喜怒无常。

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和传说中那位暴躁荒唐残忍无情的恐帝陛下截然不同的性格特质,而传闻和现实会出现如此之大的偏差,戈隆不太相信这只是因为帝都那些贵族们全都眼瞎。

诚然,那些尸位素餐的贵族老爷们十有八九都是一群蛆虫废物,但如迪奥亲王,剑圣艾利克斯·福特这样或者有习武天赋,或者有深谋远虑脑子的人才也不会没有,可是关于恐帝陛下的资料,在整个大陆似乎就只有那些荒诞弑杀的传闻在流传。戈隆猛然间注意到,似乎在这些传闻之中,根本就没有关于杜隆塔尔真实容貌的描述,以及他在公开场合抛头露面的记载。

这件事本身已经是极不合理了,试想一位丑闻缠身的荒唐帝王怎会如此神秘。可是在戈隆突然想到这一点之前,之前似乎从未有人注意到这些一般。想到这里,戈隆忍不住后背浮出一层冷汗,他终于意识到,这位强行占有自己母亲的帝国君王,也许远比自己最初评估的还要可怕许多倍。

就算小食人魔一直都没有抬头,一副案板上的鱼肉,任由宰割的态度,但是他的内心想法似乎并没有瞒过恐帝杜隆塔尔。他不再故意逗弄小食人魔,而是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突然间森寒阴冷地说道:“戈隆……算了,我还是称呼你‘人类’的名字,歌莉娅·休文吧,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这次不惜代价,来到黑山堡,是为了找到你的亲生母亲,也是我未来的王妃,拉法娜·黑手吧。”

戈隆猛然间抬起了头,神情中的畏缩与忌惮瞬间消失,目光毫不退缩地与杜隆塔尔对视着,良久后,才以缓慢但却坚定认真的语调说道:“尊敬的陛下,如果您能够归还我的母亲,我愿意接受您的任何条件。无论是您想要一座金山,一支军队,还是想要消灭您的敌人,我都会全力帮您做到。只要您能够放了我的母亲,我愿意为您做牛做马。”

会说出这种话,戈隆也是无可奈何,从杜隆塔尔的身上,他找不到任何可乘之机,有的,只是发自本能的忌惮与无力。原本来之前制定好的多种营救和脱身方案,也在见到这位传奇之王的瞬间就被废弃。那位号称帝国军方第一人的左德大将军,与这位陛下相比根本就是只三脚猫而已。

也许与戈隆的潜力,最终可以全面超越杜隆塔尔,但至少是现在他还不行,关键是小食人魔现在没有时间了。

杜隆塔尔淡笑着注视着小食人魔,似乎对这孩子的突然做出的效忠宣言并不意外。他拍了拍手掌,还没等戈隆反应过来,整个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似乎感受到位面底层规则晦涩地波动了一下,下一刻,他竟然发现自己与杜隆塔尔已经身在另一个房间之中。

瞬间移动不是什么太过高深的魔法,群体传送也是主宰战场的超级王牌。然而在不经对方允许与配合的情况下,强行带着人一起瞬移,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对方在位面底层规则上的权限与造诣,要远远高于自己。

可还未等戈隆从恐帝的通天手段中恢复过来,他就又被不远处的一张大床所吸引,或者该说,是被床上躺着的那个美丽身影所吸引。

中山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黄山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绥化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中山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黄山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